上海季遇有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22

2024

-

04

季遇教育名师专访-同济大学Zora老师


Author:

  在同济做学生时:“不过分服从权威,不复刻别人的成功案例”

  在学校做老师时:教学生要以“自我为主,敢于推翻重建”

  在带学生竞赛时:会更加“邪恶”不断挑战学生的能力极限

  今日季遇老师专访:

  毕业于同济大学,手持教师资格证,有8年教学教研经历的—Zora老师

  

  主授科目:袋鼠/SASMO/AMC8

  *以下为Zora老师专访内容,为方便阅读,以第一人称描述。

  学科和竞赛差别不大

  但竞赛老师会更加“邪恶”

  学科和竞赛,其实没有非常明显的分界,两者共享同一套完整的基础知识体系,并且在熟练应用的前提下考察灵活性和发散性。尤其是低年级的竞赛,排除校内提前学的知识点,需要额外专门为竞赛补充的超纲内容并不多。

  作为学科老师,所面对学生的基础情况可能并不完美,经常会有短时间里成绩起伏很大的现象,校内课堂里听课说都懂了,但考试做题的时候就想不到怎么用课堂知识解决。这类学生的通病是“知识点有断层”,也就是症结不在当下,而是被过去的遗留问题影响到。

  因为数学是个逻辑性特别强的学科,整个知识体系也是从简到繁,层层递进的。就像盖房子一样,有了地基,才能一楼二楼逐层变高。有些学生可能在单独第四楼第五楼的时候没问题,但更早的基础有缺陷,所以形成的知识体系就不稳定,考试时碰到断层,就没办法继续爬到想去的楼层,出现本该会的题目也拿不到分的情况。

  这时要做的就是从学生的表现中发现知识结构漏洞在哪里,从全局整体出发,帮助架构连续统一的逻辑体系,建立更顺畅的思维通道,从而深刻理解不同知识点的区别和联系,在综合性较大的考试里也能正常发挥。

  而作为竞赛教练,学生们基础知识的“断层”会少很多,这时就要更注重具体知识点的深入和拔高,在灵活性方面加大比重,比如一题多解、变型题拓展等等,主要关注的是引导发散思维,鼓励创新的想法。也就是楼层之间除了中规中矩的建筑方式,能不能有额外的连接方法?如果想实现新的连接,需要哪些材料和结构?

  有时需要老师引入更超前甚至超纲的知识点,有时需要提示改变思路方向,再用已有知识解决;而这时学生的自由度也会更大,碰壁失败也更加常见,但每一次突破创新都是对自己知识体系的拆解与重构,能从多个维度加强数学逻辑关联,是数学思维提升的关键。这个过程很难借助外力完成,因此重要程度也远远大于算出最后结果。

  所以竞赛教练的身份会显得更加“邪恶”,总是从不同角度不断挑战学生们的能力极限。

  

  ▲Zora老师带的学生取得AMC8前5%

  用叛逆的方式考上同济

  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习节律”

  找到自己适合的学习节律,并不断修正优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强弱项,也有自己习惯的学习节奏。学校和老师给出的时间表、学习阶段安排是最方便管理,普适性最高的,但不一定是针对自己的最优解。所以不要过于服从权威,也不能偷懒复刻别人的成功案例。

  分析出自己的薄弱项后,再安排好每周每日具体要干什么,如果和学校的课堂安排冲突,那么在不违反纪律的情况下仍然以我为主(听着好叛逆图片)

  学会定期复盘,如果没有完成,要考虑是不是要修改难度和任务量;如果完成轻松,是不是需要加码。总之就是尽量贴合自己的情况,心理上不产生排斥,效果上看得到进步。

  作为一名数学老师,我也鼓励学生敢于突破重建。

  我曾经带过一个国际学校的孩子,因为校内数学老师更换频繁,讲解风格和内容差距过大,导致校内成绩下滑严重,一度到了要参加补考的边缘。

  刚开始接触的时候发现,有些知识点甚至要回溯到小学初中阶段才能补好漏洞,但好在学生配合,家长也很支持课堂内容变动,一学期之后,孩子的成绩从D升到A,还说如果不是问答题少写了步骤,可以达到A*水平。

  对于这个结果我是很惊讶的,后来听学生描述,才知道课堂小练习是跟着例题和老师的步骤照猫画虎,但具体原理并不是非常清楚;直到初中把“欠下的债还清”后,再做校内的数学题就不再云里雾里了。

  这或许是很多学生的“通病”,能做的改变就是敢于突破并重新建立知识体系,培养学习自驱力,让整个人都进入正循环,只是这个时候需要有人能拉他们一把走上正确学习轨道。

  与其说教会学生知识,不如说教会学生学知识的方法节奏。

  因此,我的课堂会更重视逻辑,做题时,学生如果只给答案,我会要求补充步骤和过程;

  如果没有做出来或者做错,也会让他们回顾自己做题时的想法,分析出问题在哪里。

  遇到难题时,讲解结束,也会让同学点评题目的考点是怎么设计的,需要用到哪些知识点才能解决,难点在哪里等等。

  从更宏观的视角看待题目,能激发学生学习的主动性,思考也不仅仅局限在完成一道具体题目上,学生对数学学习的“自我知觉”能力也会提升,长期养成这个习惯,即使以后没有家长和老师引导,也能有方向、有目标地自主学习,发现问题,解决困难。

   我也意识到,在学生低年级系统的学习以及通过有经验导师的指导是非常有必要的。

  →以老师的角度来看

  低龄竞赛,例如袋鼠/AMC8衔接,对未来打高阶竞赛有着核心作用。

  ①低龄竞赛以趣味性为主,能吸引小朋友们用游戏心态来做题学习,而且袋鼠等国际竞赛活动的题目从易到难,从心态上可以拉近与竞赛的距离。

  ②知识点方面,竞赛会涉及到很多超前学的内容。会有家长担心孩子年纪小学竞赛吸收不了,但是要想到,当校内开始讲解同类知识点的时候,有过低龄竞赛经历的学生就是在二次巩固。

  而学习就是不断重复的过程,早接触并非意味着要早精通,而是为将来的轻松理解做铺垫。

  →从学生角度来看

  相同的知识点会重复出现在不同年级阶段,因为每次涉及的深度都不一样。同样是“倒推法”,袋鼠考试就是简单的整数填空,但到了AMC8,就会和分数、倒数、百分数等各种知识点结合起来,思维链路也会变得更长,学生感知的难度和深度是不一样的。

  如果低龄时已经熟悉了解题方法,再做AMC8的题目时就不会分散太多精力适应逆运算,而是更加专注在思路上,学习起来也更加轻松。

  如果你也想跟着Zora老师学习

  从小搭建数学思维,奠定数学基础

  扫码添加季遇校长即可预约

  或电话:13120835331(同V)

  

 

Key words: